<noframes id="b33hj"><form id="b33hj"><th id="b33hj"></th></form>

<noframes id="b33hj">

    <listing id="b33hj"><nobr id="b33hj"><meter id="b33hj"></meter></nobr></listing>

    <sub id="b33hj"><address id="b33hj"><listing id="b33hj"></listing></address></sub>
    亚洲av日韩av在线观看_老师让我脱她乳罩摸她乳_97韩剧网_一女n男猛挺进肉多片段_最新理论片在线观看免费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高清不卡
    為海南“代言”的憨山德清
    2021-07-19 10:21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憨山德清畫像。

    文\海南日報記者 鄭彤

    他與云棲袾宏、紫柏真可、藕益智旭并稱明代四大高僧,被尊為曹溪中興之祖;他所言“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莊,不能忘世;不參禪,不能出世”,成為當時我國思想界的標桿;他曾于流放雷州期間,應海南名士之邀渡海游瓊,寫下妙文推介海南勝景……他,便是憨山德清。

    A 盛贊海南為仙都

    憨山(1546-1623),俗姓蔡,名德清,字澄印,金陵全椒(今屬安徽滁州)人。萬歷二十三年(1595年),早已名動天下的憨山坐“私造寺院”罪,被發配廣東雷州充軍,十余年始歸。其間,他曾于萬歷三十三年(1605年)應邀游歷海南,并為海南“代言”。

    這年三月,憨山應“宗伯王公”定安進士王弘誨、“給諫許公”瓊山進士許子偉之邀,渡海入瓊。王弘誨曾任國子監祭酒、南京禮部尚書,許子偉先后在兵、吏、戶三部任職,和憨山相熟。

    雖然這次游歷,讓憨山差點趕上海南有文字記錄以來的最大地震,即1605年7月13日午夜的瓊州大地震,但是他對于瓊州的勝景依然贊許有加,認為是人間仙境,“月夜渡海觀瓊之勝概,予以為仙都,乃十洲之一云?!?/p>

    在《瓊澥探奇記》中,憨山詳細記錄了他的此次海南之旅。首先是講述了此次游瓊的起因,是應友人之約,“予被放之十年。萬歷乙巳春三月,自雷陽杖策南游天池,探瓊澥之奇,且踐宗伯王公,給諫許公之約,寓于明昌塔院?!苯又榻B了他所居住的明昌塔院,以及明昌塔的風水塔功能,“院乃許公議建。以補郡城艮方之不足。獨立中天。高標云漢。登覽四顧。若御泠風而游空澥。潮音動天。水色澄虛。又若鈞天而臨明鏡。巍然一大奇觀也?!?/p>

    登塔遠望,游目騁懷,憨山詩興大發,為明昌塔賦詩二首,將塔比作“梵幢”和“香幢”:“大地浮香海,孤標涌梵幢。水天靈鷲現,火窟毒龍降。日月懸空鏡,乾坤照夜缸。望云彈五指,花雨墮虛窗?!薄碍偤i_龍藏,香幢出梵天。即看火宅內,從地涌青蓮?!?/p>


    憨山德清書法作品。

    B 金粟泉旁留詩文

    在瓊州,憨山還先后接受了瓊州府學癝生,萬歷《瓊州府志》纂修者之一陳于宸,以及一名劉姓官員的邀請,游歷了蘇東坡、惠洪筆下的雙泉,以及當地的西湖、玉龍泉等名勝,心情大好,“陳生于宸,邀予尋毗耶之金粟,求蘇公之白龍,具得其真,樂而忘返。又數日,劉參軍邀(一說遨)游西湖,觀玉龍泉,乃欣然命策,孟夏之十日也?!?/p>

    金粟泉,即蘇東坡所說雙泉之一的浮粟泉。據傳雙泉是蘇軾在紹圣四年(1097年)途經瓊州時發現的,并分別為之起名曰“洗心泉”“浮粟泉”。浮粟,取“視浮生其若寄,渺太倉于一粟”之意。

    蘇公之白龍,北宋詩僧惠洪在《冷齋夜話》中曾介紹稱:“海南城東,有兩井,相去咫尺而異味,號雙井。井源出巖石罅中。東坡酌水,異之,曰:吾尋白龍不見,今知家此水中乎!同游者怪問其故,曰:白龍當為東坡出,請徐待之。俄見其脊尾如生銀蛇狀,忽水渾有云氣浮水面,舉首如插玉箸,乃泳而去?!?/p>

    在《瓊州金粟泉記》中,憨山先介紹了金粟泉的位置和由來,并記錄了民間一些神奇的傳說,之后介紹了自己賞泉的起因,以及將此泉改名金粟泉的經過,“陳生于宸,博雅士也,謁余于明昌塔院,邀宗伯公同過天寧方丈,茶話及此,因杖策而觀之。令仆探取沙泥中,果得粟數粒,捻皮出米如新獲者。余甚奇之,因命名金粟泉,意取維摩金粟如來?!?/p>

    憨山對王弘誨和陳于宸給予了高度評價,稱陳于宸為飽學之士,贊王弘誨才如李白,因為李白曾將自己比作金粟如來的后世之身,憨山贊曰:“李白自稱為后身,今于宗伯學士,若有當也?!敝档靡惶岬氖?,因為憨山為浮粟泉起了金粟泉的新名,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時任郡守謝繼科又牽頭在金粟泉旁建了一座金粟庵。

    名泉汩汩,果然不凡。品金粟泉水,憨山悠然自得,“汲水烹茶,味甚冽,啜之毛骨清涼,如在毗耶方丈,吃香積飯也?!?/p>

    名士同行,說地談天。憨山借“昔有神僧從西域來,飲曹溪水香美而甘,驚曰‘此吾西天寶林水也’”之美談,以及“昔蘇長公居儋耳,嘗品三山泉,謂與惠山相通,因名‘惠通泉’”的典故,對當時流行的中土風水盛產王侯將相之說提出異議,“說者咸謂中原土厚,故將相多出于其間,余則謂不然?!彼J為瓊州同樣鐘靈毓秀,“瓊居南離,離干體也。以吸一陰,外剛而內柔;虛而麗照,文明之象也。地浮澥中,火金生水,故晝炎而夜寒,以乾坤之真氣,極于斯而鐘于斯,故山川之金銀明珠、文禽名香、珍奇異獸,寶藏興焉,百物備焉,人則仙靈、文名、忠臣、義士往往出焉?!?/p>

    這番話語令王弘誨“躍然歡喜”,在座的其他人也“相率再拜”,并請憨山撰寫一篇銘文。憨山欣然寫道:“大地一塵,滄海一粟?!瓬Y泉混混,而時出之。道脈南來,可卜于斯?!睂τ诮鹚谌?,憨山還寫有《金粟泉》一詩予以盛贊:“粟泛黃金屑,泉流白玉漿。我來持一缽,足可獻空王?!?/p>


    憨山德清書法墨跡。

    C 南溟奇甸是“天眼”

    西湖、玉龍泉同樣是瓊州名勝。曾任江西布政司右參政的瓊山進士鄭廷鵠寫有玉龍泉碑文透露,“玉龍泉”之名是他所起,“西湖奇勝,甲于一郡,以泉得名也,歲久湮蕪,君子慨焉!予奉上命,在籍侍養,時來撫玩。其間有枕漱之志,乃募工輦石,湫為方池;又取白石,鑿為龍首易之。并易其名曰‘玉龍泉’,嘉其以潔為用,不可窮也?!蓖鹾胝d也曾為玉龍泉賦詩:“屏居成懶慢,逸興寄林泉。到此探奇處,邀歡得勝緣。石門穿竇入,巖徑繞溪旋。已于塵境絕,不必更逢仙?!?/p>

    談起西湖之游,憨山樂山樂水,認為此處景色可與北京西山媲美,“湖去郡西二十里許,岡巒蔓衍,一望蒼翠。指石山而南,二十里,出郭三里許,邨園蔬圃,連絡鱗次,礧礧落落,疊石為塹,擘土為畦,骨露肉藏,外瘠中腴,秫黍菽麥,嘉蔬細粟,五谷咸備,觸目燦然,儼若薊門西山也?!?/p>

    面對如畫田園,憨山喜不自勝,認為到了仙境,“疑其為鬼工也。登高遠望,連阡遍野,處處皆然,異哉!徘徊瞻眺,隱隱出灌木末,參差列如層城。四顧茫然,寂無人聲,幽深窈窕,非人間世矣?!?/p>

    “仙境”面世,多有傳說。憨山又欣喜地記錄下了當地的神話,“相傳此地,昔為居人,一日風雷大作,龍從石出,大水沸涌,屋宇盡沒為湖,天旱水涸,石有龍形,嘗大旱,現夢于郡守曰:‘吾石湖龍也,禱之當得雨?!赝\輒應,建廟貌以祀之,至今率為常?!?/p>

    君子如水,隨方就圓,無處不自在。憨山一行于清凈處修身修心,“余與參軍湯黃二生,濯足清流,散發披襟,盤礴池上。清風四至,毛骨清涼,如坐廣寒,對冰壺而臨玉鑒,殊不知為炎荒瘴澥也?!?/p>

    心靜更知天地寬。在享受西湖與玉龍泉的清涼的同時,憨山與友人開懷暢談,認為南溟奇甸便是“天眼”?!耙蛘撝唬骸傋灾性瓉砻},從南岳轉西粵,抽枝下桂林,左右兩江,夾送而南。至蒼梧貴水過峽,蜿蜒出靈,欽入澥為蓬壺。轉珠崖,突然涌出,五指參天,北向中原,為南甸鎖鑰,環三千里,真天壤一大奇觀也。圣祖有言,南溟浩瀚,中有奇甸數千里。豈非天眼哉?’”

    憨山的這些表述,不僅禪意盎然,讓人心曠神怡,寵辱皆忘,也著實為海南“代言”了一番,令世人如身臨其境感受到海南之秀美,對海南心生向往。

    本文圖片均為資料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運行維護: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
    瓊ICP備0500004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