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33hj"><form id="b33hj"><th id="b33hj"></th></form>

<noframes id="b33hj">

    <listing id="b33hj"><nobr id="b33hj"><meter id="b33hj"></meter></nobr></listing>

    <sub id="b33hj"><address id="b33hj"><listing id="b33hj"></listing></address></sub>
    亚洲av日韩av在线观看_老师让我脱她乳罩摸她乳_97韩剧网_一女n男猛挺进肉多片段_最新理论片在线观看免费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高清不卡
    瓊崖從“無馬”到“實蕃”——海南小馬“噠噠噠”
    2021-07-19 10:28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馬援雕像。海南日報記者宋國強

    文\海南日報記者 梁君窮

    南渡江上的司馬坡、府城的洗馬橋、三亞的馬嶺村、陵水椰林鎮的安馬洋、瓊海長坡鎮的馬俑村……如今,在海南各個市縣,都存在著許多以馬命名的地方,但民間卻幾乎見不到馬的蹤跡。這諸多與馬相關的地名從何而來呢?

    在古代,馬是人類的伙伴、戰友,生產、運輸、戰爭都離不開它。伯樂相馬、千里走單騎、秦瓊賣馬……中國多少傳奇故事圍繞馬來講述,那海南古代是否有馬?海南與馬又有著怎樣的淵源?翻開歷史的書頁,關于海南馬的零碎文字記載,與留傳下來的地名相互印證,碰撞出“噠噠噠”的歷史回聲。

    史志中的海南“馬”紀錄

    海南沒有馬的說法自古有之,最早在《漢書?地理志》中記載:海南“亡馬與虎,民有五畜?!边@里的五畜為“牛、羊、豕、雞、犬”,唯獨沒有馬,唐代至清代,許多史志都沿用了這個說法,《舊唐書?地理志》中記載:“漢武帝元封元年,遣使自徐聞南入海,得大洲,東西南北方ー千里,略以為珠崖、儋耳郡。民種禾稻、純麻,女子蠶織。無馬與虎,有牛、羊、豕、雞、犬?!钡搅嗣鞔恼隆董偱_志》,依然保留有“亡馬與虎”的說法。

    今天儋州有白馬井,民間傳說是漢代伏波將軍馬援南征時,因將軍的白馬用蹄刨沙涌出清泉而得名。1961年,郭沫若游覽考察白馬井,《白馬井港》的詩序中寫道:傳說伏波將軍來此時,有白馬蹴地得泉,鑿井因名“白馬”。此望文生訓之說耳,實則白馬即是伏波,古無輕唇音,伏讀如白,波馬音亦相近。由此古音,可斷定伏波將軍確曾前來儋耳。唯不知系路伏波還是馬伏波。

    但馬援本人是否真的來過海南,學術界尚存爭論。南宋王象之編撰的地理總志《輿地紀勝》有另外一個說法:“白馬井:唐咸通中,命辛、傅、李、趙四將部兵來湳灘。船過海,兵馬渴甚,有白馬嘶啖,以足跑沙,美泉涌出?!边@里還是白馬刨沙的說法,只不過把時間和人物換成了唐代,但不論是哪種,白馬井都與馬密切相關。

    在唐代,馬還不是海南島老百姓的常用牲畜。唐代劉恂撰編撰的《嶺表錄異》中記錄了嶺南的物產,其中寫道:“瓊州不產驢馬,多騎黃牛,亦飾以鞍韉,加之銜勒??沈T者自小習,其步驟,亦甚有穩快者?!碑敃r海南人民還是騎黃牛的多,而且熟練者可以騎得又穩又快。

    古人作史志,多喜歡在古本的基礎完善,或作刪減修正。到了宋代,關于海南馬的記錄中已多了一句“今其地無虎,而馬實蕃”,意思是海南島上的馬實在是很多了。


    司馬坡島。海南日報記者張茂

    宋明時期海南小馬聲名遠揚

    到了宋代,關于海南多馬的記載很多,南宋周去非在《嶺外代答》之《海外黎蠻》中對海南各類土產記載中,把小馬列于海南土產之中。宋明時期,海南小馬的名聲,傳播到了島外。

    據《宋史·占城傳》記載,宋乾道七年(1171年),一名福建人想渡海到吉陽軍(今三亞市),他的船被風吹到了占城(今越南南部),正好遇上占城與真臘(今柬埔寨境內)交戰,雙方都乘大象作戰而勝負不決。于是這位福建人就告訴占城的國王要學習馬上騎射,國王聽從了他的建議,并用船送他回到吉陽買了幾十匹馬回來參戰,于是占城大敗真臘。

    這可以說是關于海南馬出口貿易的最早記錄。嘗到了馬上騎射的甜頭,第二年,占城人又想來海南買馬,得到的結果卻是“瓊州拒之”,于是他們“憤怒大掠而歸”。到了1175年,宋朝實行嚴格的馬禁,規定不得將戰馬出售給外蕃。

    宋明時期,海南的馬與中原的馬有明顯的不同,首先便是它身材上的矮小。明代顧玠所著的《海槎余錄》中寫道:“馬產于海南者極小,只可許之驢騾而身稍長耳,毛片不殊于中州,當少剪綜時,極駿可愛,然騎駛則無長力,上等價可四兩,尋常不出二兩?!边@樣的一匹小馬,真可謂是當時的“萌物”。

    這般可愛的小馬,自然少不了要上貢給朝廷,在明代,小馬便是海南有名的“土貢”?!睹魇贰分?,海南進貢小馬的記載很多:“(永樂)六年,銘復率土黎峒首王賢祐、王惠、王存禮等來朝,貢馬?!薄?永樂)十六年,感恩土知縣樓吉祿率峒首貢馬?!薄芭R高民黃茂……率黎首王聚、符喜等來朝貢馬?!薄百僦莶h黎人峒首趙克勇來朝貢馬及方物?!睔w順明廷的黎族首領,仿佛不是在貢馬,就是在貢馬的路上。

    海南小馬的消失

    明清時期,海南農業社會進一步發展,馬匹廣泛應用于政治、經濟和生活各領域?!瓣悎蛑轮荨L橋留坊大道以通車馬?!薄熬奘易拥芏喑笋R張蓋?!薄皡鞘?,乘以騎至稍陽橋?!鼻宕拦狻董傊莞尽分械倪@些記載,表明當時乘馬或馬車已是一種新時尚。

    今天府城還有洗馬橋,據說古時人們騎馬進府城,總要在城前橋下用清凈的河水給馬梳洗,人與馬整潔后方能入城,久而久之,這里的橋就被叫為洗馬橋。而南渡江上的司馬坡島,土地肥沃、水草豐美,是一處喂養馬匹的好去處。相傳古時這里是養馬的地方,因而被人們稱之為“飼馬坡”,后傳為“司馬坡”。

    直到民國初期,海南島上民間養馬還有一定數量。民國時期由陳銘樞主編的《海南島志》一書中寫道:“本島馬匹以儋、崖、昌、感為多,用以代步。惟飼養不善,行走遲緩。有用以拖車者,皆矮小。尋常每匹約值二三十元?!泵駠陡卸骺h志》中也說:“馬,有紅、白、黑三種,《漢書?地理志》謂珠崖、儋耳無馬與虎。今則無虎,而馬則遍地皆產矣?!?/p>

    1932年,廣東省國民政府組織專家到海南實地考察,調查后發表《瓊崖畜牧病調査報告》:海南“馬體格細小,性頗耐勞,多用以代步,惟瓊山則用以拖車。定安黎屬馬匹較多,惟無繁殖場所?!?/p>

    但民國卻是海南小馬最后的榮光,由于近代科技的傳入,汽車和公路出現在海南島,使馬匹、馬車的代步功能漸漸被替代,加上“無繁殖場所”,也無法像民國時期大量出口的豬一樣打開海外市場,馬的養殖在海南漸漸少了。

    根據當時的一個調查,1939年,日軍侵瓊前,瓊崖家畜總數約為:牛75萬頭,其中黃牛45萬頭、水牛30萬頭,豬75萬頭,山羊13萬只,馬500匹??谷諔馉巹倮?,海南畜牧業生產開始恢復,畜禽與產品數量有所增加,但馬的數量卻沒有增加,1947年4月至6月,海南養殖馬最多的樂東縣也不過有馬316匹,相比黃牛8235頭,水牛12378頭,豬10235頭,這個數量少得可憐。

    海南島解放之后,隨著工業化和交通設施的進一步發展,海南小馬在社會生產生活已沒有太多實際的作用,那“極駿可愛”的身影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里,“噠噠”的馬蹄聲也已遠去。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運行維護: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
    瓊ICP備0500004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