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33hj"><form id="b33hj"><th id="b33hj"></th></form>

<noframes id="b33hj">

    <listing id="b33hj"><nobr id="b33hj"><meter id="b33hj"></meter></nobr></listing>

    <sub id="b33hj"><address id="b33hj"><listing id="b33hj"></listing></address></sub>
    亚洲av日韩av在线观看_老师让我脱她乳罩摸她乳_97韩剧网_一女n男猛挺进肉多片段_最新理论片在线观看免费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高清不卡
    蘇東坡“三寶”妙解海南長夏
    2021-07-31 09:59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蘇東坡畫像。

    ■ 吳辰

    天氣確是越來越熱了。當人們吹著空調、吃著冷飲尚且還抱怨要熱到融化的時候,想想古代那些人,不知在苦夏里如何艱難度日。其實,我們大可不必為古代人擔憂,一來是古代天氣未必有當今這么熱,二來是古代人自有古代人消夏的方法,輕羅小扇、冰鑒玉枕等器物都不在話下,甚至連冰粥、涼茶也是早已有之。雖然是沒有空調,但誰能篤定古代人的夏天過得就不如我們現在愜意呢?

    海南自古以來都以炎熱著稱,《正德瓊臺志》在記錄海南氣候的時候寫到“地居炎方,多熱少寒”,生活在這里的古代人面對漫長的夏日,則是各顯神通,自有其一套辦法,而蘇東坡更是其中魁首,想出了各種方法來讓自己適應這炎炎夏日。


    國畫中的蘇東坡與友人。

    心靜自然涼

    大宋哲宗年間,已是花甲之年的蘇東坡一路南遷,直至海南,渡海之前,他甚至已經寫好了“遺書”,稱“某垂老投荒,無復生還之望,昨與長子邁訣,已處置后事矣。今到海南,首當作棺,次便作墓,乃留手疏與諸子,死則葬于海外,庶幾延陵季子贏伯之義?!碧K軾此番赴瓊,心情已是壞到了極點,而其渡海之日又恰逢六月,誠如《儋縣志》所言:“地極炎熱,而海風苦寒。山中多雨多霧,林木蔭翳,燥濕之氣不能遠,蒸而為云,停而為水,莫不有毒?!奔爸恋菎u,蘇軾稱自己已經是“瘴癘交攻”了。

    不過蘇東坡到底是一個樂天派,剛到海南,他就在這郁熱中品出了一絲清涼,他寫道:“嶺南天氣卑濕,地氣蒸溽,而海南尤甚。夏秋之交,物無不腐壞者。人非金石,其何能久!然儋耳頗有老人,年百余歲者,往往而是,八九十者不論也。乃至壽夭不定,習而安之,則冰蠶火鼠皆可以生。吾嘗湛然無思,寓此覺于物表,使折膠之寒,無所施其冽;流金之暑,無所措其毒,百余歲豈足道哉!”蘇東坡畢竟是個六十歲的老人,在宋朝,人到了這個年齡是該想想死生之事了,本以為到了儋州此身必將速朽,卻看到此間老人成群,百歲者大有人在,靜言思之,自己方才花甲又算得了什么呢?于是,“流金之暑”對想明白了的蘇東坡來說也算不得什么了。

    漸漸地,蘇東坡也發現海南夏天的好處,《正德瓊臺志》中有記載稱蘇東坡在海南時曾經稱這里“夏無蚊蠅,可喜”。在絕境中看到生機、在困苦中保持樂觀,這正是蘇東坡的過人之處,蘇東坡口中所謂的“蚊蠅”恐怕也不僅僅是真實存在的蚊蠅,而更多指的是那些擾人心神的世間俗事,官場上的勾心斗角在這天涯海角都變得一文不值。雖然天氣還是一樣的酷熱,蘇東坡卻因為逃避了功名利祿的網羅而為自己的內心找尋到了一絲清涼,再加上從海南百歲老人那里學來的豁達和灑脫,“心靜自然涼”這句話對蘇東坡而言絕非虛妄。難怪在離開海南的時候,蘇東坡要寫下“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了。


    白釉綠彩貼塑魚紋吸杯(唐)。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不離不棄荷葉杯

    除了“心靜”之外,蘇東坡解暑還有另一件法寶,他在一首詩的引言中寫道:“吾謫海南,盡賣酒器,以供衣食。獨有一荷葉杯,工制美妙,留以自娛?!碧K東坡的荷葉杯自然不是真荷葉所做,但是以荷葉為酒杯之形,其取的卻正是“清涼”之意。

    《清稗類鈔》中對荷葉杯有詳細的記載:“吸杯,作蓮蓬、蓮葉交互相連狀,別有蓮莖,莖之中有孔,可吸飲?!倍匪莺扇~杯的歷史,據說可以上溯到三國時期,到了唐代,荷葉杯就早已十分普及了。段成式在《酉陽雜俎》中寫濟南人喝酒的場景,稱:“歷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鄭公愨三伏之際,每率賓僚避暑于此。取大蓮葉置硯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葉,令與柄通,屈莖上輪菌如象鼻,傳吸之,名為碧筩杯。歷下敩之,言酒味雜蓮氣,香冷勝于水?!备猩跽?,用這種荷葉杯來比賽喝酒,“暑月臨水,以荷為杯,滿酌密系,持近人口,以筯刺之。不盡則重飲?!笨磥?,這荷葉杯本就是屬于夏日的風雅。蘇東坡本是喜好聚宴的人,對于此類玩物,自然不能錯過,他曾經與其他四位友人泛舟城南,飲酒作詩,酒器就用的是荷葉杯,而在詩中也寫到了用此杯盛酒的特點:“碧筩時作象鼻彎,白酒微帶荷心苦?!?/p>

    及至被貶謫至海南,即使是蘇東坡為生計賣盡家產,這一段文人的風雅卻是不能丟棄,單單留下荷葉杯正證明了這一點。蘇東坡在海南想喝酒卻無人共飲,為此很是懊惱,甚至寫下多首與前代陶淵明共飲的詩來抒自己的一段胸臆,用這個荷葉杯喝酒,不但能喚來陶淵明大呼“平生我與爾,舉意輒相然。豈止磁石針,雖合猶有間”,還可以在最終夢回人生盡歡時,同賞“繞郭荷花一千頃,誰知六月下塘春”。想當年,在城南泛舟,約定每人作詩一首,詩韻便是從詩句“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中來,只是蘇東坡當時不會想到,自己居然與這“炎熱”如此有緣,留下這個荷葉杯,紀念一段情誼,回味曾經的一段清涼。


    蘇東坡畫作。作畫是東坡先生解暑的另一法寶。

    蘇過發明的“玉糝羹”

    有人說蘇東坡在海南時曾經吃過椰奶清補涼,并作詩對其大加贊美,這雖然是無稽之談,但是作為美食家的蘇東坡與清補涼也許還真的有著不解之緣,在儋州謫居時,其子蘇過所發明的“玉糝羹”還真的有幾分類似清補涼。

    宋朝的海南生產力比較低下,吃米吃面皆需要北船從別處運來,有時候趕上臺風季,十天半月吃不上米面都是正常。于是,當地人常吃的薯蕷便成為蘇東坡及其家人常吃的主食,而薯蕷質地粗糙且淡而少味,現今多歸其為“雜糧”一屬,美食家蘇東坡自是不甚愛吃,而其子蘇過卻將其加工成了“玉糝羹”,頗得蘇東坡喜愛,還為此作了一首詩,詩云:“香似龍涎仍釅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將南海金齏膾,輕比東坡玉糝羹?!贝嗽婎}為《過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奇絕。天上酥陀則不可知,人間決無此味也》,將這一食物吹捧的天上少有、地上絕無。仔細想想,所謂“玉糝羹”將主食與甜品融為一爐,且有牛乳醇香,正與如今的清補涼有幾分神似,只是不知道蘇過發明“玉糝羹”的時節是否為夏季,若是夏季將其放涼飲用,也必是解暑的佳品。

    北宋的汴京都城,本就是名物薈萃之處,一時間不僅酒旗招搖,還有不少冷飲店,當時謂之“從食”,其主打產品有類似冰糕的“冰雪”、類似米酒的“涼漿”、類似涼粉的“荔枝膏”,至于“甘草湯”“藥木瓜”等類似今天涼茶的冷飲更是數不勝數。作為大宋朝第一吃貨的蘇東坡對這些自然是如數家珍,至于“玉糝羹”,只要蘇過能發明,蘇東坡就敢把它折騰成冷飲,也許它與清補涼還真的有些淵源呢。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運行維護: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
    瓊ICP備0500004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