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33hj"><form id="b33hj"><th id="b33hj"></th></form>

<noframes id="b33hj">

    <listing id="b33hj"><nobr id="b33hj"><meter id="b33hj"></meter></nobr></listing>

    <sub id="b33hj"><address id="b33hj"><listing id="b33hj"></listing></address></sub>
    亚洲av日韩av在线观看_老师让我脱她乳罩摸她乳_97韩剧网_一女n男猛挺进肉多片段_最新理论片在线观看免费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高清不卡
    蘇東坡與惠通泉
    2021-08-02 11:23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中記載了蘇東坡與惠通泉的因緣。黃奕芳

    文\特約撰稿 蒙樂生

    東坡謫瓊,居儋三年,一部《海外集》,洋洋灑灑,識器閎偉,計有二百余篇。東坡為文,或即興而作,或有感而發,大都自然流露,順乎天性。誠如他說“春鳥秋蟲之聲”,或用他的詩句“猿吟鶴唳本無意,不知下有行人行”,乃“大略如行云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于所當行,止于所當止。這在《惠通泉記》中顯得真切率真,毫無斧鑿之痕。


    惠通泉遺址。蒙樂生

    明代《瓊臺志》的確鑿記載

    明代正德《瓊臺志》記載:“惠通泉在縣東五十里符離都三山庵下,東坡所名?!碧岬交萃ㄈ奈恢?,并指出是東坡所名??墒?,900多年后,有人臆斷,那是府志謬誤,不可能在那么遠處;有人妄議并將泂酌亭、浮粟泉與之相提并論,并未讀到“在縣東五十里符離都三山庵下”的記述。

    《惠通泉記》曰:“《禹貢》:濟水入于河,溢為滎河。南曰滎陽河,北曰滎澤。沱、潛本梁州二水,亦見于荊州。水行地中,出沒數千里外,雖河海不能絕也。唐相李文饒,好飲惠山泉,置驛以取水。有僧言長安昊天觀井,與惠山泉通。雜以他水十余缶試之,僧獨指其一曰:此惠山泉也。文饒為罷水驛。瓊州之東五十余里有三山庵,下有泉,味類惠山泉。東坡居士過瓊,庵僧惟德以水餉焉,且求為名之,曰惠通。元符三年六月十七日記?!?/p>

    有人認為,這是東坡遇赦北歸所作最后一篇“記”,時間是元符三年(1100年)六月十七日,離他渡海之日不過3天,他哪有心思跋涉五十里地,去看一個三山庵惠通泉。還有人以之與泂酌泉、浮粟泉相提并論者,是耽于二泉聲名之大,以假亂真。

    須知蘇東坡是一個天真爛漫的樂天派、悲天憫人的道德家、黎民百姓的好朋友,他以發現名泉勝地為樂,在貶謫途中旅游,一生行蹤,遍及大半個中國。既然有人相邀,又焉能不去?不就是五十里地嗎,或輕舟濟渡,或步行到達,也不過消停一天,便可往返。

    東坡不是說過“我本儋耳人,寄生西蜀州”嗎?他贊美海南,所以說“三山泉與惠山相通,因名惠通泉”。這也是反駁時人所謂“中原土厚,故將相多出于其間,余則謂不然”的話。他說“瓊居南離,離干體也。以吸一陰,外剛而內柔;虛而麗照,文明之象也。地浮澥中,火金生水,故晝炎而夜寒,以乾坤之真氣,極于斯而鐘于斯,故山川之金銀明珠,文禽名香,珍奇異獸,寶藏興焉,百物備焉,人則仙靈、文名、忠臣、義士往往出焉?!边@并不是東坡信口開河,而是出自他內心的真實寫照,是他對瓊州地理人文的認同。

    當地《周氏家譜》亦記:“怡情山水,遵海而南,卜宅于瓊之豐華,三山下古庵之前?!闭f三山村之南有一座古庵,庵前有一口古井。據傳,東坡來過,庵僧惟德以水餉焉,而求為之名,覺得水味似惠山泉,便將那泉水命名為“惠通泉”,并題寫了《惠通泉記》?!彼^“瓊之豐華”,是當年的外義豐鄉之豐華都,就今演豐鎮演海村委會的成美村一帶。


    立于海南師范大學桂林洋校區圖書館前的《惠通雙橋記》,為該校周泉根教授所撰。吳昆鍥

    元代當地曾辦“惠通鄉?!?/span>

    7月23日,筆者在演豐鎮原文化站站長黃奕芳的陪同下踏訪三山庵惠通泉。那里離曲口不遠,距演海村委會成美村也不過半里地?,F已移居成美村14號的施繼道說:“我祖上于萬歷瓊州大地震后搬來溪頭村,因海盜搶劫,燒毀房屋,才搬來三山仔村?!?/p>

    從施氏祖上大儒、大任公起,延續到他已是第十一代。也就是說,他們家在三山仔村已居住了十一代大約三百年。他們于1969年從三山仔村搬到成美村,搬遷的理由是,當年村小人口少,搬來一起合成一隊。

    筆者尋問當年的三山庵情況,施老說:“宋代的三山庵年久已傾毀,但我們村有一片田洋叫庵前田,面積有2600多畝,足可證明庵的確存在。如果沒有庵,哪來庵前田?后來,這片庵前田由于海水倒灌,耕種失收,廢棄丟荒,成為灘涂,已租給人養蝦?!?/p>

    那惠通泉呢?還存在嗎?筆者追問。施老說:“惠通泉的遺址還在,就在三山村仔旁邊的刺竹叢中。當年,我們村民就是到惠通泉去挑水,那泉水清澈甘甜,非常好喝。許久不使用,被沙土填埋,已經湮滅了?!?/p>

    另據《瓊臺志》記載:“惠通鄉校,在縣東五十里符離都,元元帥陳謙亨近東坡所命惠通泉創建。集鄉子弟為生員,設教諭教之。今廢?!泵鞒履觊g修志之時,元代“惠通鄉?!币褟U。天地劇變,世事難料,數百年滄海桑田,所變的豈止惠通泉?

    萬歷《瓊州府志》沿襲正德《瓊臺志》關于惠通泉的記錄,但關于“東坡井”的記載則明確稱:“東坡井在道治后東北隅。東坡曾飲息于此,故名。昔人立有石碑,萬歷乙卯郡守謝繼科覆以亭,題聯于石柱。近志以為即雙泉,誤矣?!币阎赋觥敖尽卞e誤。


    立于海南師范大學桂林洋校區圖書館前的《惠通雙橋記》,為該校周泉根教授所撰。吳昆鍥

    宋代惠通泉名氣最大

    不管如何,來到現場,不看一看惠通泉,實在于心不甘。途經梁定珍家的檳榔園,芳香濃郁,沁人心脾,穿越這段小道真舒服。難道是“沼漾林皋,秋影涵空,惠澤無時,通津有路”舊景重現。

    一段路程,很快就到了?;萃ㄈ娴匿螞]了,它靜靜地藏在灌木橫生的剌竹叢里,遠遠只見一處土井,看得并不真切。黃奕芳站長揮動砍刀,劈出一條通道,才一步一步靠近。這所謂的“惠通井”里落滿竹葉,沒有一點泉水,也沒有“庵僧惟德以水餉焉,而求為之名”。

    想起明高得旸《節菴集》“海瓊八詠”詠惠通泉詩,詩云:“淵然一沼漾林皋,秋影涵空見節旄?;轁蔁o時資隆畝,通津有路會波濤。不因宿雨添才滿,自是仙源出本高。亦有銀河佳句在,為君攬勝一揮毫?!币舱f明惠通泉前有田地,不遠處有波濤,即近海。

    宋朝,二泉水聲譽更高,蘇東坡曾書“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并向人推薦“雪芽為我求陽羨,乳水君應晌惠泉”。由此看來,東坡題“惠山泉”名不虛傳。

    但是,900多年前,東寨港還未出現,蘇東坡是怎么來三山庵呢?黃奕芳略一沉思,接著說:“蘇東坡當年應是從府城學前水上船,順南渡江而下到桂林洋,過鋪前圩,進入南排港,經儒林圩,往西到石路村,進入三山庵?!惫P者遲疑而問,這算是一條“虛擬”的路線?

    黃站長反駁說:“東坡從長安貶黃州,從黃州貶惠州,從惠州貶瓊州,一路南渡,艱難困苦,行程豈止5000里,尚且一路走,一路歌吟。難道就不能跨越區區五十里路程,不能來檳榔庵訪惠通泉?”

    是的,蘇東坡不是說“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運行維護: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
    瓊ICP備0500004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